雀藤四郎

曲江水满花千树。

致爱丽丝2 一药

我本来想写上中下。但是。
暗示的是不是有点明显(……)
我流一药,不喜慎——————————

·
“藤原白兔…”药研藤四郎掂着手里的资料袋打量着,“好眼熟。”
一期一振在办公桌上翻找什么东西,书和教案摊了一桌:“是啊…很可惜。是个很聪明可爱的孩子。”
药研侧过头去,他的兄长埋头遮挡出一片阴影。即使看不清药研也想的来一期一振那金色的瞳孔里充斥了什么样的情绪——自责,悲伤?
啧。
即使那孩子的死连累到了他,甚至让他有支付性命的代价…也诚心实意地为她悲伤。
药研无言地转过头来继续研究藤原的资料,刻意不去关注一期一振的表情。他有点难受,甚至有点嫉妒地想。
……当我死了,你也会用这种表情关注我吗?果然是并...

2017-06-26

致爱丽丝 上 一药

·一药学院pa。
·喜闻乐见的密室杀人,有后期有血腥描写。
·改梗爱丽丝的精神审判,不会排版。
·我流一药慎————————

·
「被告人,请到前面来。你是药研藤四郎吧。」
「这里是…审判所?」
「那么开始处刑吧。」
「等等…我犯了什么罪吗?」
「你的罪行已经暴露了。」
「什么啊……我明明什么也没有干吧!」
「……」
「罪证是什么…判决在哪里?」
「先处刑,后判决。」
「怎么会有这样不合理的审判!」
「你应该都已经知道的。」
「知道什么?」
「全部。」

·
药研藤四郎抬起头来。
这是哪里…是教室。没有人吗…放学了?现在几点…
他摸索着寻找书包却...

2017-06-26

一点感想。

命运真的太可怕了吧……很惊讶,超级惊讶。
起因是有一年本地漫展小伙伴帮着社团印海报,我当时在台湾,小伙伴就留了一张给我。我压根不认识太太出的是谁只知道是Hoshilily太太,回家后就随便贴在阳台上。
直到今年我入了刀剑……然后有一天对着阳台发呆,看着海报觉得金发蓝瞳很眼熟,想了半天差点就去撞墙了,我操这不是乱吗,乱藤四郎。
不愧是我带着极守的爱刀……直到现在都非常的喜欢乱。可能冥冥之中有缘分吧。
虽最可惜的是海报已经被晒到褪色了。

2017-06-12

Summer 烛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写东西了
我流烛贞,雷自避,梗有参考一个广告…
尝试了全然不同的文风。————————

夏天是炎热的,热到鹤丸国永直呼他要化成一摊。明明夏季临海气温低于内陆…大俱利伽罗捂住鹤丸国永的嘴给他拖走了。
对啊咪酱,我们为什么不去海边呢?太鼓钟贞宗忽然发问,他闪亮亮的眼睛盯着烛台切光忠眨啊眨。我们就在海边住着哎!离海边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
呜呜呜还是贞仔你懂我。鹤丸国永做出哭泣的模样。烛台切光忠本来站在案台边切菜,被太鼓钟贞宗这样一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歪头思考了一会儿,两双金色的眼睛一起盯住他——没有大俱利伽罗。
最后烛台切光忠叹了口气低头继续切菜,用最不经意的语气说...

2017-06-11

今夜白 明萤

高考全国卷2,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短打的写作练习。
我流明萤,注意避雷——————————————

国行,国行。萤丸如是说着。他坐在本丸长长的樱木长廊上,双腿下垂晃来晃去。
明石国行不解得歪头,不明白萤丸叫他用意何在。他的萤丸睁大眼睛看向黑暗,澄澈的眸子里似乎空无一物。纵使萤丸的夜视能力略好于其他大太刀也无法身体力行在黑暗中战斗。明石国行清楚,他甚至不愿意萤丸在入夜后一个人在本丸中走动,生怕他跌倒磕碰到哪里,尽管萤丸数次抗议,他是付丧神,还是大太刀 有能力保护自己。
爱染国俊曾说,国行,你过于保护萤丸了。明石国行嚼着仙贝反问,作为监护人这有什么不对吗?爱染国俊就叹着气走开。只留他一人继续缩在部...

2017-06-07

奇怪的梗,萤丸是恶魔猎人在猎人工会任职负责捕杀作恶的恶魔,明石国行是在墓地将亡灵引领向他们该去的地方的恶魔,被称为「引路人」。有活人闯入墓地发现明石国行惊恐地向猎人工会报告夸大事实说恶魔伤人,工会就派萤丸去捕杀。好不容易找到地方萤丸看见明石国行躺在墓地后一片草坪上睡觉,萤丸就收了刀走进询问。明石国行说我像是那种会伤人的恶魔吗,我连引路人都懒得干。两个人就认识了。明石国行对萤丸差不多是一见钟情(?)但是萤丸不知道只是把明石国行当朋友。明石国行觉得萤丸像个小孩子却在猎杀恶魔实在是太危险了就总是在萤丸执行任务的时候悄悄保护他。后来猎人工会做出了捕杀所有「引路人」的决定,萤丸放过了明石国行让他离开墓地...

2017-06-06

恶趣味的梗玩一次就够了,黑人物也有个下限,ooc是你的错,好好读书认真写点沉得住气的东西。
实在是…写那种哗众取宠的东西怎么忍心打tag呢。
对事。

2017-06-04

七日怪谈上 一药

现pa,夹杂都市传说。
怪谈当然是我编的。
我流一药,不喜慎,我凭自己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系列。

·

“据说在恰当的时间登上末班私铁,会在车里碰见穿白大褂的男孩子,听说是死于医疗事故的孩子,如果遇见他会……”
“鹤丸先生。”一期一振啪的一声合上文件夹转过头去看在自己耳边吹气的鹤丸国永。“我已经是成年人了,不用拿这种吓唬小孩子的故事吓唬我。”
鹤丸国永缩回自己的座位耸耸肩膀:“果然还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吗,一期?但是这可是都市传说。”
“都市传说也一样。不会有死于医疗事故的怨灵在末班私铁上寻仇的。”一期一振说,他动手收拾桌上散落的文件分门别类重新整理好站起身来。“该走了,鹤丸先生,要不然就真

2017-06-03

可能不会再更新了……三次的事情,可能有很久不会回来啦。
谢谢你们一路陪伴,无所谓解关什么的啦,不用再关注我了。
希望你们都好好的,啾。

                      ——————花千树。

2017-05-17
1 / 6

© 雀藤四郎 | Powered by LOFTER